楠耘众生 - Koloya是个自恋狂 | 总是做春秋大梦 | 有暴力倾向 | 看不起任何人 | 得不到想要的 | 迷恋过去美好时光 | 被人当傻瓜 | 穷的叮铛响 | Koloya有希望
Koloya是个自恋狂 | 总是做春秋大梦 | 有暴力倾向 | 看不起任何人 | 得不到想要的 | 迷恋逝去时光 | 被人当傻瓜 | 穷的叮铛响

善良的提美提斯神怜悯人类,将世上的恶封入了盒中. 潘多拉打开了那个盒子放出了所有的恶. 最后盒中仅剩的一丝光明 --- 那是希望

Koloya有希望
Jan 10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Apr 1

    【一】
    吾辈是汽车,名字嘛,还没想好呢。吾辈有一个很奇怪的主人,喜欢给他拥有的任何事物命名:尽管只是三只猫都拥有不同的名字哩!吾辈这个奇怪的主人自打第一次碰面的时候就若有所思的绕着在下转了几圈,恍然大悟的说就叫你作小疯子吧!于是这个奇怪的名字就伴随了吾一生。

    在下只看见他被人塞进了一朵红花入怀里站在左边拍了张照,吾还以为那朵艳红的有点刺眼的红花会给俺戴上,然而之后在下就被那个奇怪的主人领走了自此再没见过那朵可爱的大花。

    自那之后在下的日子可叫苦呐!俺只隐约的记得刚刚出生的时候在一个一望无际的大房子里面,很多人都围着俺们转,用各种仪器给俺们作体检,那时的日子可叫一个舒坦!俺们一模一样的兄弟姐妹们想睡就睡、想跑就跑,晚上没事的时候大家还可以相互聊聊天畅想一下美好的未来,想象着我们以后会到哪一个地方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哩!可自从和大红花告别之后,俺就再没一天歇息过,哪怕是路上突然看见了一个很熟悉的兄弟我们都是匆匆照个面就各奔东西,给俺带来这么罪恶现实的根源不得不去说说那个奇怪的主人。


    【二】
    俺还记得这个第一次照面就觉得呆呆的主人当时还是个小孩嘛!他总是穿着一身很不搭调的廉价腈纶衣裳,在最开始的一年里老是带着俺到一个前后左右都没有旁人的地方,仔仔细细的给俺擦呀、抹呀、装呀,干活的时候还一边哼哼着向来就听不懂的词语或者调子,偶尔路过一辆汽车放慢速度的看一看俺们,这个小孩子主人就不好意思的赶紧收拾东西离开,就像被人抓住了他一个大把柄似得!

    这个第一年可把俺累坏也苦坏咯!就记得刚出生的时候每当月亮出来时每个人都休息了,哪怕是俺们在大车间里聊聊天慢慢的也一个个会睡着。可这个奇怪的小孩主人!他总是顶着月亮才走出楼房的门坐在俺里面,可是那都是别人已经睡着了的时间啊。每次他总是那么粗鲁的在半夜打搅俺休息,尽管每次俺都发出震耳欲聋的抗议声然而他还是不管不顾的把俺再开回他的家楼下,好在之后的五年里永远都是这样的规律所以俺现在也就习惯咯。

    不仅如此,好几个黑夜里这个冒失的小孩主人把俺还碰伤了!俺的脚给他扎破了,俺的胳膊给他擦破了就连俺的脸也给砸了几个小坑 - 这可是破相了!但是又能怎么办呢,俺只能在乌漆墨黑的夜里在人车罕迹的街上陪他一起给俺修脚换鞋!说起来都是些辛酸的往事,不过好在这个奇怪的小孩还比较爱惜和俺在一起的时间,慢慢的也就没再让俺吃过什么苦头了。


    【三】
    俺还记得第一年快结束的一个夏夜,小孩主人跟俺一起七弯八拐的走到了一个没有路灯的小巷里,我们等呀等到了另一个很奇怪的小孩子:这是个留着长头发的女孩子,她不大爱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笑,还没等俺同意呢!就坐在小孩主人的旁边了。他们那个时候还比较拘谨吧,反正在车里俺没听到什么实质内容的谈话,无非是你哪儿长大他哪儿长大他们的习惯你们的习惯你家他家大家之类的,好似这个谈话没有什么尽头也没什么意思,俺这一路可是昏昏欲睡啊百无聊赖。

    本以为这样无聊的谈话一次也就罢了,但是自那之后俺就经常见到这个女孩子!一开始俺是很讨厌她的!虽然小孩子主人几乎每天都要跟俺出门,每个晚上才叫醒俺回家睡觉,但是俺们那一年可是无比自由而散漫的!不管是气冲冲的走出去还是无所事事的到处游街,我们可是一起走过了不少的去处!虽然俺的身体够大还可以装下几个小孩子,但始终都只有小孩主人一个人陪着俺四处转悠优哉游哉,这突然多了一个女孩子出来而且还是突然的给俺增加的负担,当然不答应了!

    所以最初的时候俺是很不情愿的,只是有一次小孩主人领着这个女孩子走到俺面前跟她嘀嘀咕咕了几句,就看见这个不怎么爱说话的女孩子走近俺,摸了摸俺的头轻轻的说:“小疯子,以后请多多关照啦。” 嘿,还比较讲礼貌嘛,俺就暂时接纳你吧!自从俺开始和这两个小孩子一起玩的时候,俺好像跑过的地方就慢慢的多了起来,除了那些走起来比较顺的路嘛这两个冒失鬼还喜欢把俺拉到一些扎的脚疼的地方,要知道俺的几个大哥都不大敢走他们居然让俺走了那么多脚疼的路!走就走过了罢,每一次我们三个到达目的地的时候还是很高兴的。我们都坐在草地上看着天不说话,有时候还会望着小河里的水发呆,耳边只有风声吹过慢慢的我们就睡着了,虽然那不是平时里的午夜休息时间但是想起那段日子俺还是能记得眯着眼听一丝丝的树叶声慢慢入睡的样子,俺越来越喜欢也渴望有越来越多这样的日子。


    【四】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两个小孩子慢慢不那么快乐了。总是在晚上的时候路过一条小河的旁边,小孩主人把俺停在河岸的路边然后开始很严肃的说各种俺听了很头疼的问题,其实说来说去不就是什么两个人的未来,家庭,相处,和睦这些话题吗?干嘛需要这么严肃认真和一丝不苟呢?只是每次俺的小孩子主人越说声音越大哩,说着说着就吼了起来,女孩子大多的时候都是不说话的,俺以为这样就是两个小孩子闹别扭呢,只是越来越多的俺感到身体里的液体突然多了一丝咸味。

    自那之后俺就没听过什么树叶声咯,大多的夜里都是伴随着小孩子主人的嘶吼声和女孩子一滴滴的眼泪,俺也不大知道为什有那么大的火气呢甚至会越说越严重。所以有一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小孩子主人突然把俺的门打开把女孩子推了出去,那可是一个漆黑的夜呀!路上没有什么人,女孩子也不说话在车门外待着,小孩子主人一下子把俺拉走几十米远,俺还看见女孩子呆呆的还在原地站着呢。俺觉得心里挺不是滋味的,所以也记不得是俺突然就不那么想听主人的话了,还是他怎么就转过弯去了,俺们兜了一个大圈回到了原处,就看见女孩子慢慢的朝着俺们刚离开的方向踱着,俺无法忍受的打开车门拉着女孩子进来,那种泪水恐怕是俺再也无法忘记的滋味了。

    自那之后,小孩子主人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虽然争吵和泪水偶尔的还在俺身边涌起,但是俺的心脏再也不会那么疼痛了。有一个清晨,两个小孩子流着眼泪慢慢的走到俺面前,虽然俺的心和他们一起开始激烈跳动但是我们三个仍然慢慢的走了出去,走上马路走过人群,俺们慢慢的走到路很宽敞人越来越少车越来越远的路上。一开始俺们是没有目的地的,所以俺们就一直往北走,从太阳起床的时候就往北走一直走到太阳回家,大概到天黑的时候俺们隐约到了一堆满是草原的地方 - 这可不是能听到丝丝树叶声的地方呀!这里那样的寒冷,更加的黑暗,没有人迹没有车流,俺们在那么宽敞的道路上一直走却很少看见同伴,唯一的好处是俺们似乎暂时忘记了所有的烦恼和悲伤,两个小孩子又紧紧的握着手和俺一起走进黑暗里去。


    【五】
    俺走过了这一辈子第一次最长的路程,走出北方往西俺们走到塞边,再往西南俺们走到低矮的山洼里,而后俺们一直向西走到一片曾经很美丽的湖畔,俺们再往南走见到无数颗新发芽的树苗。俺们出生的地方多美呀!那么辽阔那么宽广!所有的湖泊河流小溪都流过俺们的脑海,冲刷了所有的过去和现在,只把俺们带向未知的未来。俺再也没听到小孩子们在俺旁边打过电话,谈过工作,只听到两个小孩子渐渐欢快和嘻嘻闹闹的声音,他们在俺身旁吃着碗面喝着开水,在凌晨的结露窗户下依偎入眠,曾经一到夜里就瞌睡的俺却再也没有睡意只想迎着朝阳的第一束光看着他们睡着时的平静脸孔。这恐怕就是幸福吧,俺这么想。

    不知道这一辈子俺还能不能那样和他们一起再走那么远的路程,走了那么多天俺累了他们也累了。他们只能带着俺开始往东走,只能悄悄的打开手机,只能开始一句没一句的开始谈那些让人很头疼的问题。现在在车库里安静的休息的俺,还能清晰的记得那一分又一分钟的细致呢,仿佛那俺所尝味到的短暂幸福已经刻在了俺的心脏里。


    【六】
    不知道的是,小孩子主人和女孩子到底又努力了多少,反正有一天清晨小孩子主人天都没亮就拉着俺去接女孩子了。以前在车间的时候啊,我听一些老大哥说如果运气好他们可以在某一个特殊的日子里戴上大红花喜气洋洋的去接女孩子 - 啊!大红花!俺曾经也无数次的梦见俺能戴着大红花去接女孩子,但是老大哥们老是很轻蔑的看看我让我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就俺这个子这档次,好像不大可能可以被戴上大红花…………

    不过那天清晨,俺就知道了那天就是那个特殊的日子 - 好像是一个不知道是否存在的伟大的人的诞生日,但是对俺而言俺只是很激动的想看两个小孩子如何给俺戴大花而已。可惜的是,没有大红花给俺戴,小孩子主人和女孩子一起给俺绑了两个红丝带,跑起来的时候丝带能飘着飘着像两朵小红花,嗯…………看在你们两个人的面子上俺就勉强接受吧!

    那是个多么奇怪的日子啊!两个小孩子急忙忙的跑出来拉着俺说居然没盖章!!!小孩子主人那个急的呀,让俺赶紧跑赶紧跑,不然就来不及了!所以俺从南边跑到西边又跑到北面再跑到南边,终于到了可是盖章的下班了!俺也着急上火呀,还没等俺着急完呢两个小孩子就笑眯眯的走了出来,俺就知道俺们三个人走过祖国的大江南北,两个笨蛋把俺陷到沼泽里出不来,俺们穿着单衣在零下十度的湖边畏缩着拥抱取暖,三个人在小小的加油站边吃面条给我加莫名其妙的油…………这么多事情都经过了,俺们总会等到幸福和完美的结局滴!


    【七】
    日子就是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只是感觉小孩子主人比以前更忙了,所以俺直到今时还是没有在太阳下班前休息过。有一天,看见女孩子的肚子好像吃的多了点,俺不无讽刺的说两个小孩子成家了就不注重身材保养了,男孩子胖了女孩子也要胖,他们就笑而不语。从那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不是女孩子胖了,而是俺开始老了。

    俺开始老了,所以就慢慢的走路有一些吃力,其实再看小孩子主人他好像也不那么小孩子了,不仅仅是更忙而且也更加的急匆匆。他已经越来越少的和俺单独说话,以前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呢喃时间也越来越少,这可能也是成长的意义吧。俺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憧憬和幻想着大哥们跟俺说的奇妙经历,原来至少开始老了回过头去看,那些个曾经觉得神奇而美妙的事情自己都经历过啊!俺也开始有一些沉默了,小孩子主人似乎察觉到了一些所以其实他总是想努力留住俺的青春,怎能辜负了给吾辈中这么特殊的俺起的那么奇怪的一个名字呢?所以在路上俺们两个人的时候还是一如既往的疯狂!

    又过去了一年,女孩子的肚子越来越胖了,俺似乎也明白了一些事情。他们频频的让俺在医院的楼下休息,俺看着来来往往的那么多肚子胖的其余女孩儿们,想着原来两个小孩子其实早就不是什么小孩子了,真正的小孩子可能才即将出世,这让俺既兴奋又有一些悲伤 - 如果属于俺的小孩子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那俺现在已经成了什么样的车子了呢?

    终于有一天,主人拥着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女主人从医院电梯下来了,旁边有一个阿姨抱着一个同样包裹的看不见里面的小被子,女主人的肚子已经不胖了。他们快速的坐进我身体里,我仔细的看了看,一个闭着眼睛的,十分漂亮而且极像主人的小孩子被包裹在小被子里,他正在熟睡哩!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这个真正的小孩子。


    【八】
    好了,离俺第二面看见小孩子应该还有一些日子吧。俺仍然是天天跟着主人日出晚归,只是时不时的老是会想起来那个那么小的,那么漂亮的那么像主人的小孩子。车库里的同伴们老是嘲笑我念旧,说我总是唠叨和重复地说那段我们三个人一起走过的往事,这也给了我一个新的机会吧 - 当我第二面见到小孩子的时候,我就可以不再跟他们去唠叨我的小孩子主人和我的女孩子主人,我就可以一个劲的持续的永不停歇的去说那个真正的小孩子。

    只是对俺而言,俺并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俺的归宿和命运会如何。也许一切到来时就一了百了吧!不过俺绝对绝对是不会去忘记那些个美丽的、悲伤地、快乐的、痛苦的、幸福的在一起陪伴的日子,对俺而言只要看到那三个小孩子们能快快乐乐的一起慢慢走接下来的路,哪怕哪一天俺已经走不动了至少他们能活在俺幸福的记忆里哩!


————————————————————————————————————————————————————

- 给我最亲爱的小疯子:
  你肯定明白我从未把你当成是一辆车,你是我们那么多美好青春的见证。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小羽毛也就能抚摸着你说请你再多多关照我们和他。放心吧,你会和我们一起离去。

   Koloya
   2015-04-01 凌晨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Dec 13
2013年12月25日圣诞节。

这绝对是崭新的开始,不同的是以往都只是一个人的开始,这次开始便会是两个人的。

————————————————————————————————————————————————————

很快我就会看好那辆二手越野车,我会带上她在我们年轻时游览在祖国的大好河山。

各位朋友:虽然我从不饮酒,但我吃肉 - 希望我们有缘能在祖国的每个地方,和每个朋友大碗喝奶,大块吃肉!

————————————————————————————————————————————————————

Dec. 25th. 2013

愿岁月流逝、时光荏苒,我们仍铭记今日的承诺。



                                                                                                                          By Koloya & Amy
Aug 15

漓梦 不指定

Posted by Koloya at 20:16 | 幻觉 | 评论(0) | 阅读(105178)
我经常梦见一个很类似的场景:几个不明身份的人用绳索套住柯南的头,用力的把它往后拖走,它不断的挣扎,眼睛直盯盯的看着我,我却好似全身使不上气力任凭如何哭喊吼叫,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被人拖走。

这种梦境非常痛苦,所幸的是这么多年来只重复过三次,每次醒来都觉得喘不上气,大口的呼吸似乎房间里早就已经是缺氧状态。我总是醒来后去找柯南,把它抱到床上紧紧搂住但是每次它都不耐烦的挣脱开我,不知道这个人是发什么疯了。

有时候梦境并不一定只在沉睡的时候发生,我向来不曾相信命运的说法但我并不排斥奇迹的存在。每一个生命都是上帝赐予的宝贵礼物,只不过在梦境与非梦境之中,上帝有时候喜欢与我们开玩笑。如果他让我们亲眼看到了奇迹的存在却又瞬间的夺走,难道不会觉得这像是他开的一个拙劣的玩笑吗?留下哭泣的我们和悸动的心跳 - 如果一开始就给每一个奇迹设定一个命运的话,那么就不要给我看到这个奇迹吧,与其如此我宁愿做一个行尸走肉。

不管他与我们怎么样的开玩笑,我想你会记得我在车里对你说的那些话 - 我停在路边抱着你,给你擦干眼睛,你慢慢的睁开双眼 - 这恐怕是你第一次看见这个世界和这种生物吧?你仅仅盯着我看了十分钟,我以为你会从此幸福下去,可没想到这便是你这飞逝的一生所拥有的时间。总有一天我终会去找你们的,你睡觉的样子很平静,现在就好好睡吧。

See u in another life, will never forget your eyes on me that night.... Have a nice sleep and Farewell.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Oct 8

垓下曲 不指定

Posted by Koloya at 22:01 | 幻觉 | 评论(0) | 阅读(130004)
   浓雾开始弥漫了整座城,他推开窗户,室外的空气混杂着浑浊的白色气味,有些像烟味很呛人并不舒服。夜里九点的时候外面已经鲜有路人,不只是因为浓雾遮挡了远处的视线,更因为寒冷逼近,人们就像重新披上了壳的蜗牛,宁愿蜷缩在温暖而明亮的蜗居里 - 这个想法让人感到温暖。

   他还没有离开办公室,也还没有吃晚饭,城市里其实只要兜里有几张差不多像样的纸,总是能在各个地方 - 不管是角落还是亮堂的大厅,吃到可口美味且诱人的菜肴。也许是因为懒惰,也许是因为吃饭之后的去处,也许是想熬到更夜 - 这样回家便可倒头就睡的目的,他依旧在此。办公室的灯光并不昏暗,这种现代化的装饰之下,节能灯、日光灯、白炽灯把上下两层打得通透亮丽。室内和室外的温度也相差甚大,甚至都可以脱下外套也不感到寒冷。各种手机平板电脑屏幕时不时弹出推送信息,虽然没有什么声音但也不至于冷清静寂得让人害怕。

   在某个时刻,各种声音的汇杂能够让人觉得像一首曲调,悠长而低沉 - 我曾经在傍晚的郊外听到过这种声音。像风吹过野外的草丛上带起的沙沙声,小河细慢而悠长的涓涓水声,静寂中夹杂着一点点不知名的动物发出的声音。如果你在太阳已然下山月亮尚未升起的时间独自站在郊外,也许就能听到那种低沉的曲调,哪怕你感到丝丝寒意或者一些恐惧,你仍然会为这种曲调所吸引 - 久久不肯离去。这不是属于白昼的声音,也不属于深秋夜中不停歇的蝉声,就在那当会儿,你可以感受到两千年前那个一样的夜晚 - 暗淡的篝火下围坐的战士们,他们肯定也听到了这一样的曲调。

   魂兮归来!

   坐在电脑屏幕前并不能时时的心如止水,这恰恰是虚拟世界带不来的。窗外总能传来像打鼓一样的声音,他并不知道这是在黑暗雨夜仍旧施工的工地,或者是马路上时不时飞驰而过的拉土车所发出的声响,也许仅仅只是在无时间限下的幻听。正如那时他坐在两千年前的火堆旁边,身旁是浴血奋战疲惫不堪的家乡兄弟,远边的帐篷里昏暗的火光映出一个伟岸和一个娇小的身影 - 那是同姓大王和他的爱妻。他坐着一动不动,也许主要是因为许久没有吃上一顿热腾腾且温暖的饭菜,他想念亲人哪怕是用糙米与野菜做出的稀粥,然而现在他只能坐在雨夜的火堆旁,听着那若隐若现的曲调 - 那些他明知道是敌人故意吹奏出来,害怕却熟悉、陌生而温暖的家乡的曲调。

   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脑中总有一个人,或者两个人的影像。他努力的回溯与铭记,是不是像那两个映在帐篷上的样子。大王抱着他的爱妻,每个人都听到那曾经踌躇满怀,震天动地的吼叫声 - 只不过曾经那是攻入咸阳,火烧阿房,霸王举鼎时的英雄呐喊;而现在,那依然震天动地却是撕心裂肺且万念俱灰的叫声,不那么让人激动、兴奋与快乐。他和他的兄弟们只是围着篝火,听着那个叫声不断的重复与回旋。英雄总有落寞时,大王南征北战数十载,攻城百余座,虏将上千人,坑杀百万敌寇。然而楚歌一响,每一个人都已然失去了曾经匡扶霸业的心情,只想着家乡的故土、亲人的怀抱和温暖的问候。说来奇怪且滑稽,霸业卓越的英雄,却抵不过一曲低沉而绵延的小调。

   办公室的灯光依旧,静寂中的声音依然,小调在若隐若现的时间段里反复寻常。一滴水开始轮回的时候,就注定了每一刻都摆脱不了过去与未来的束缚,不管是两千年前的篝火,还是现在鲜亮的灯光,投射出的仍然只是一个人的背影,和背景中若有若无的曲调。

   那是关于家的调子。

Koloya
2012-10-08

Apr 17
引子
   半年前我买了一台数码相机,接着我就买了十几个镜头,而后我又卖掉了它们,接着我又把相机卖出去。再后来我又买了另一个型号的数码相机,于是我又买了一些镜头,后来发现我喜欢的并不是数码相机与数码镜头本身,于是我又买了好几台胶卷相机,为了配胶卷相机我又买了几个胶卷机用的手动镜头,接着它们陆陆续续坏掉了因为使用时间太长了,只剩下一台好的,接着为了这台侥幸完好的我就买了胶卷。我拍了几千张数码照片,我洗了几卷胶卷。然后发现每天我都在看别人想卖的相机和镜头,碰见便宜和好的我便快速联系并且买下来。我没时间用那个很专业的数码相机,用不了那么多形形色色不同焦段的镜头;我也拍不了很多胶卷,现在不仅很少有地方可以洗并且等待的时间很长。我对我喜欢的东西从来不吝啬甚至近似于痴狂,几乎所有的人都问过我买那么多相机和镜头干什么,我也说不上来,拍照吧?我想是这样。

拍照
   我每天上班下班,出家门回家,我都背着那个有点重的数码相机和一个镜头,还有一个并不太重的胶卷相机和一个镜头。我两个肩膀都扛着两台不一样的相机,至于钱包挎包手机钥匙零钱之类的就在外套的各个角落安置。有时候我嫌所有的东西太重,就会把所有的东西都放进外套然后脱掉外套放到副驾驶位;两个相机则会小心翼翼的放在外套的下面。我每天背着它们走来走去,因为两点一线,所以没有人会说我。我也似乎觉察不到什么异样,只是这两个相机很少会被抽出外套来拍照。我喜欢拍阳光下晒着太阳的老奶奶,或者几个围着下象棋的老头子,也或者快要被拆迁但是还在营业的小饭馆杂货铺打铁铺和废品收购站。我不喜欢拍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年轻朝气和青春靓丽,只是我现在困在其中所以我每天都逃回家又钻进来。我拍不到我喜欢拍的那些东西,这个城市的角落里可能还会存在这些偶尔出现在梦境里的场景,只是这两台相机没有时间与机会派上用场,或者说还没有勇气去按烂它们的快门。

快门
   大部分的人,都会喜欢特定的一些场景。比如有的人喜欢高山与雄伟,一种征服感的愉悦与满足让这些人只要一有空就背上沉重的行李做起一种什么友;有的人喜欢海洋与蓝色,所以所谓的年假探亲假疗养假辞职出差都尽量往那泡了一天就会皮肤起皱的地方奔去;有的人喜欢宗教和神秘,所以几乎所有年轻人都嚷嚷着要进藏不管是步行骑行自驾还是做梦只要谈起进藏的话题就眉飞色舞不能自己;而有的人喜欢古镇与传统,穿着休闲钻进木头房子木头桌子木头椅子上吃点口感苦涩的野菜野草野稻反正只要是跟野有关就统统上桌。这些地方我都或曾到过看过听过,我不是抗拒这些场景,我会用我那个有点重的数码相机加一个镜头(我会经常更换这个镜头以便适应这些场景的变化)来把它们都装进一个小小的卡里面。那个有点重的数码相机的快门声很悦耳,因为技术发展了所以反光板抬起落下的震动已经变得十分轻柔,我想这些场景也不希望听到很重的快门声,所以郎情妾意一拍即合。

胶片
   我会把我那个有点重的数码相机的快门都用在上述的地方,因为听说可以按10万次的快门,所以我如果有勇气的话我一定会按烂掉它哪怕我一直以来都很爱惜我喜欢的东西。不过我想我不会敢去把胶片曝光在这些场景里,因为一卷只有三十六张甚至更少的胶片,每一张拍完之后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我虽然并不吝啬但是想起每一张都要钱心里还是会觉得有点不是滋味。况且谁知道什么场景要用什么胶片呢?黑白的彩色的负片反转片感光一百两百这些东西太复杂,我每天的事情还是有点点多所以我不大能记得住。我经常会想起三毛书里说道一个阿拉伯人问她这个相机能拍黑白还是彩色的照片,她睁大双眼问他是在问胶卷还是相机,这个场景我时常在摆弄我的胶卷机的时候想起来。三毛肯定不认识我,她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可能正挨了妈妈的一顿打坐在门口嚎啕大哭。我想如果我也在阿拉伯也许我同样会问起这个问题,并不觉得有多么可笑。

场景
   我时不时会做一些很奇特的梦,什么科幻神迹古代外星的都有。不过我也有一个魂牵梦绕的场景极其偶尔会闪现一下在梦里面,它是一个没有边界的地方,很小,可能就只有一条小河一个小桥,几条略微潮湿的青石铺成的街道和几十座瓦片盖成的房子。有没有人并不重要,因为那里的天空时刻都仿佛映照着清晨或者黄昏时的光线,它并不是寂静或者嘈杂的。我醒来的时候会去查一查某些所谓的古镇比较周什么婺什么的地方,好像总是对不上,我感到很遗憾因为我又买了两台胶片相机,胶卷不是问题我怎么样都能买到;快门不是问题按烂了我再去淘更好的;冲洗不是问题哪怕我自己买显影液停影液定影液印相扩相机。遗憾的是这个场景不知道在现实的哪个角度,我能不能把它装进我的胶片里不管是黑白的彩色的负片反转片感光是一百还是两百,或者说,我这辈子能不能从梦里走到现实里,或从现实中走回梦境里去。

梦境
   几年前我记载过一个梦境,我已经不记得我到底是真实还是有略微夸张的记载那个梦了。只是之后有人根据这个找到我,我一直觉得这是件很扯的事情。我一直都在自己做梦我都不知道我在梦里是个什么角色,更谈不上什么主角配角编剧导演制片之类的。如果有人说做过很类似的一个梦这说明我们之间有很深的关联甚至会影响一生的时候,我只会表示出对于这种唯心主义封建荼毒迷信害人思想的不屑。一个梦境怎么开始,进行与结束也许都是有定理的一件事,比如我今天睡晚了我做的梦就是开始了我也没有办法而我本来做着很奇特与美妙的梦境但是因为柯南突然往我身上一跳而被惊醒了这也是无可奈何但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哪有那么多梦境照进现实的例子,与其说追求梦境不如说是自己在现实里得不到满足,失落且失望的寻求自我安慰罢了。我想我之后应该不会再去做记载梦境这种蠢事了。

旅行
   前几年和这几年的时候我经常能看到过去的现在的同事买一些书,包括什么背包旅行丽江风景古镇历史自然风光之类的。似乎所有的人在年轻时没有做过一个行者梦就有点与青春脱节一般,前两年的时候我喜欢评论一下并且加点自己的观点,后来我就沉默了。我看过一些关于旅行者的书,书里的主角们或者浪漫或者愤怒或者孤独或者颓废,各有各的目的各有各的想法。有的环球旅行有的公路旅行有的搭车有的徒步,我觉得看上去旅行就像和在做一次交通演习一般从这个A点到那个B点,不然就是ABCD直到Z点很多点一直重复。我已经有超过五年没休过假,过去我不想休假不是因为害怕一个人出去,我从来不害怕孤单有时候我甚至欢喜这种感觉。事实上是我一个人旅行后几年就没有那种冲动去随意的走去哪个地方,我觉得与我的梦境都不相干。我宁愿早一点回到家里和柯南躺着盯着网上看有多少人要出便宜且好的相机或者镜头,尽管其实我买回来之后根本没办法使用它们最后只好又卖出去。

机遇
   我讨厌谈论事业发展职位学习进取拼搏和机遇,但是小标题是机遇并不代表我要开始说近来我要去怎么样。我想说我想找一个机遇能把我手上的这些胶片机和手动镜头派上用场,这些机子虽然成色很烂但是测光准确,快门清脆,对焦清晰更要命的是它们居然都是一级棒的裂像对焦。过去的时候我只能被动的在某些闭上双眼的时候寻找那个场景来用一用自己的运气,我知道那个时候我的相机们就能愉悦的跳动起它们的反光板,派上莫大的用场。但是醒来之后就发现我梦里有相机,床边却还没有。现在我买了很多很多相机和镜头但是却极少再进去那样的梦境,慢慢的我在想是不是我太被动也许机遇需要自己去争取和发现。我想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可能也会鼓足勇气去找到那个机遇,我想肯定有一些人或物(我习惯把它们拟人化)会支持我,包括妈妈柯南小D小黄侠小疯子,当然还有我的相机们。

花落知多少
   黄金时代的时间如果用年份记可能就是十年到二十年,有的人在阿拉伯过了十年,然后继续到处飘了十年,之后她就离开了。如果花开就意味着花必须凋零的话,这其实也就说明算不了多大的事情。如果有可能,我只是希望这些花落下之前,我能多把它们印在胶片上一些。

Koloya
风在林梢鸟儿在叫 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
2012/04/17 晨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Mar 22

不指定

Posted by Koloya at 12:47 | 楠语 | 评论(0) | 阅读(118687)

 

有一天

毅然的走在一条没有人走的路上

忽然迎面遇见了她

你很奇怪自那之后


她开始为你默默的流眼泪

或者为你咧开大嘴傻傻的笑

她肯对你像小孩子一样嬉闹

为你重新编织美好的童真

她愿为你放弃所有诱惑与过往

与你一起努力而不懈


因此你回忆起走上那条路之前

心中默念许下的一些愿望

到今天

它们逐渐显现而变得异常坚定


必须感谢,这条没有人愿意走的路。

分页: 1/60 第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